“紙上得來終覺淺,絕知此事要躬行。抗癌食物”陸游《冬夜讀書示子聿》告訴我們,要透徹地認識事物還必須親自實踐。
  在北京完成了《綠色中竹北售屋國行動》的前期採訪和開篇寫作後,決定馬上回山西和華北報道組匯合。
  在回太原的高鐵上,褐藻糖膠對於未來四天,充滿期待,莫名興奮。
  “是為了看抗癌食物山西的那一抹綠而回去嗎?”
  望著列車窗外黃土高原的溝溝壑壑,我問自己。給自己燒烤的回答是:和大家一起,實地看看山西的綠。
  在太原和報道組順利匯合。他們是首站看完了河北的山、水和核桃人家後翻越太行山入晉。
  山西的採訪地點是呂梁和大同。在去中陽的採訪車上,聽著廣播里他們在太行山看到的“滿眼的綠、清澈的水”,同行的記者突然就問我:“在山西,我們寫什麼?”我回答:“到了再說,絕知此事要躬行,看了再說。”其實,她問的茫然,因為我們的主題是“綠色中國”,她顯然對山西的綠色不怎麼期待。而我自己,看著報道手冊上山西省那排名靠後的森林覆蓋率,內心一忐忑,心想:哪管是為綠色的付出?
  採訪開始,呂梁山谷、雁門關外、表裡山河、縱橫溝壑,卻在那出人意料的滿目蔥榮中,聽到了每一位採訪組記者的驚嘆。
  報道組崔彤組長的相機就沒有停過,某天凌晨,發稿群里突然冒出他的“滿目青山”。
  來自海南記者站的副組長許雲,在後來的作品中,直抒胸臆。在大同的那個凌晨,我眼瞅著她,敲出了這段文字。
  “在山西,一路走來,我們的採訪車在拉煤貨車間穿梭。我們來自五湖四海,大多數人都是第一次踏入山西。習慣性的思維讓我們將山西與黑色的煤和黃色的土,建立起某種關聯。可當採訪車真正駛入,我們看到周圍,不禁驚嘆,這是山西?”
  當初問我該寫什麼的是中國之聲記者李贏。果然,最後,也從“老記者”山西記者站的康站長“我要為小老樹唱一首贊歌”的採訪沉澱中,發掘了山西的綠色堅守,在顛簸的採訪車上,寫下了作品的最後一句話:“小老樹”漸漸退役,但它的接力抗風沙的精神還在繼續。”
  送華北組到內蒙古和林格爾,和報道組的的所有成員,熬夜到凌晨4點多。發完稿件。伴隨著評論員的那句“山西能夠做到的,全國絕大多地也應該能做到。”點睛之筆,四天綠色山西行划上句號。
  在微信群里,答應早飯給李贏和鄭澍帶兩個雞蛋回來,讓他們多睡會,隨後望了一眼草原泛亮的天邊,倒頭入睡。
  早7點多,起床,吃飯,為戰友最後服務一次。然而,當我拿著雞蛋們回到樓層,以為他倆還在睡覺,敲了半天門,服務員告訴我,他們早已經在樓下集中,要開始在內蒙古的採訪。
  “他們剛纔還在找你和你道別呢”,康站長說。
  我飛奔出去,趕在他們的採訪車即將出發。報道組崔組長從車裡又下來,和我深深擁別。望著他們漸去的車隊,留下我深深的失落。
  的確,並肩戰鬥,儘管短短四天,但朝夕相處,每個人都是那麼認真負責,寫稿幹活,已然難捨難分。
  報道組記者,來自廣東記者站的年輕記者鄭澍之後說,“一定要抱持一生只遇見一次的心情。”
  的確,一起奔波、一起採訪、一起熬夜寫稿、一起綠色中國行,帶給我們的是團隊責任、是躬行訪青山、是開眼觀世界、是對綠色國土的實地認知、是對記者責任的再次思考…… (記者 李楠)  (原標題:【記者手記】躬行綠色滿收穫)
創作者介紹

王菀之

sq76sqecp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